服务热线: 028-8613-0536
摘要:7月26日上映的《哪吒》成7月电影的黑马,上映1小时29分,票房即破亿,创动画电影最快破亿纪录;单日票房破两亿,打破国产动画单日票房纪录;公映第3日,首周票房即刷新动画电影首周票房新纪录。截至昨天上午10点,《哪吒》票房已破37亿。这部魔性动漫。第一次看到动漫这么深邃又认真讲一个儒释道三合一的中国式故事。编剧是个道家文化的爱好者,有最多道的隐喻:在道,太极两仪的世界,黑与白之间是混沌的灰色地带,善与恶可以随时瞬间转移。在释,明心见性,永远保持对俗世的悲悯。在儒,仰望星空,各种责任与担当。明明套路,却玩出新意思,执行起来全不露痕迹。中国新一代动漫风格日趋成熟。在中国动画沉寂许久之后,特别需要良心国漫来洗眼。跟着电影又哭又笑,个体情绪得到极大释放。这部电影为何受到人们的疯狂追捧?只因一个字“燃”。太多的人,从哪吒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非主流、反传统、面容丑……没错,这些都是新版哪吒的缺点,但有缺点又如何?电影借助哪吒的口,说出了大众的心声:“我命由我不由天!”《哪吒之魔童降世》是颠覆经典破而后立的典范,它破了传统的边界,破了中国动画的隔阂。看了那么多年迪士尼皮克斯的动画,瞻仰了那么多日本动画大师的佳作,终于在影院看到一部顶尖的国产动画作品,《哪吒之魔童降世》不再是单方面的优秀,而是从数字特效、人物塑造、娱乐性、剧作完成度和深度、创新性面面俱到的佳作,尽管依然有零星的不足,但这才是...
发布时间: 2019 - 08 - 15
浏览次数:27
摘要:一抹醉人胭脂红,凝结着千百年来匠人的才智和巧思,也悄悄藏起大清帝王的一颗少女心。
发布时间: 2019 - 05 - 07
浏览次数:16
摘要:面值1万亿的硬币、100万亿的纸币,你见过吗?
发布时间: 2019 - 03 - 25
浏览次数:31
小时候,常和父亲一起去逛家乡长春的桃源路旧货市场,俗称“破烂市儿”。那个年头,主要目的是选购一些实用而便宜的日杂用品,以贴补生活之困。但是,不排除也有点苦中找乐的意思。这桃源路市场,在幼小的我看来,也是一个“知识园”,看着大烟枪、鼻烟壶、绣鞋之类,实在不懂都好干什么用。这时候,心绪很好的父亲就跟我一一道来:“小刚,这大烟枪,是旧社会的东西……”父亲从1840年鸦片战争拉开话匣子,跟我娓娓讲述鸦片烟如何坑害中国人,大英雄林则徐为什么要虎门销烟,又如何屡禁不止。最后,父亲告诉我,鸦片祸害中国的罪恶历史,在新中国终于宣告终结。瞧,烟枪这倒霉玩意儿就成了古董。记得那阵,我胸前的红领巾呼啦啦飘着,桃源路市场上空阳光明媚,我骄傲地挺着小胸脯,以新时代小主人的眼光看着市场上汗牛充栋、灰头土脸的旧玩意儿,对旧时代旧生活旧风俗充满了鄙夷怜悯之情。当我以优越的心态看着那些坛坛罐罐时, 哪里能想到,几十年后,我会在那里面灰头土脸地寻寻觅觅。也根本想不到,童年时的看热闹,听父亲“讲古”,会是我最早的“文物启蒙”。我起码懂得了:历史就藏在这些灰头土脸的旧玩意儿里,每一件古董,都能说出与它有关的大历史和大背景。这里面,浓缩着时代的信息、民族的记忆。十几年前,一次乔迁之喜,令我潜藏心底数十载的“藏趣”(抑或是基因),一发不可收拾。地上摆什么,墙上挂什么,除了沙发、电视,全求一个“古”字。瓷器,家具,字画……由仿...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3
浏览次数:18
舆论之间,论及官员“雅好”,多以“玩物丧志”以蔽之,说都是爱好害了本来并不坏的官员。但近日披露的两条新闻,却让我们更可以看深一层——  你看,有的副省长,酷爱玉石,上下都称之为“玉痴”,受贿数千万,竟有八成是老板进贡的好玉;有的地级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痴迷好茶,号称“茶迷”,东窗事发之时,就搜出普洱名茶数百块;有的县委书记,沉湎于茶壶,远近都叫他“壶哥”,也是带走之时,办公室还藏着两百多把紫砂好壶呢!有的局长,极喜兰花,收受的贿额,竟有三分之二为极品之兰;还有的副市长,声称“不收钱”,只收上品茅台,地窖里存着上千瓶年份酒,都是行贿者“孝敬”,当然说是只收酒,但逢商家以茅台箱里装上百万大钞奉上,“不收钱”的厅官也不能“免俗”喜而纳入啊;当然还有酷爱高尔夫的,“早上四点就要起来打球”,留置时居然也是绿茵场上带走……  贪官竟然多有“雅好”,这就是中纪委近日警示的“在沉迷中迷失”——  彭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敏“沉迷”于麻将,不是隔三差五的“小来来”,而是一个月30天,他要打20多场麻将。“麻将这东西真的像毒品一样,一旦爱上它就天天都想打,一天不摸牌手就痒。越打瘾越大,越打标准越高。”龙主任天天在麻将桌上,从来不理政事,下属有急事找他,一个电话只能讲三句话,“都知道他爱耍,所以不去打扰他”。可是“标准越来越高”的麻将,有赢也有输啊,有一年结账,输了40万,怎么办?不怎么办,自有一伙打牌的廖...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3
浏览次数:21
摘要:孙伯渊(1898~1984),苏州人,斋号石湖草堂,装裱名家,著名收藏家、鉴赏家。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收藏大家孙伯渊,1898年5月21日出生于苏州一装裱篆刻世家。其父孙念乔善于镌刻碑石,擅长鉴定碑帖,在苏州护龙街(今人民路)开设有“集宝斋”小作坊。孙伯渊十三岁时丧父,于是他中途辍学,继承家业,继续…孙伯渊(1898~1984),苏州人,斋号石湖草堂,装裱名家,著名收藏家、鉴赏家。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收藏大家孙伯渊,1898年5月21日出生于苏州一装裱篆刻世家。其父孙念乔善于镌刻碑石,擅长鉴定碑帖,在苏州护龙街(今人民路)开设有“集宝斋”小作坊。孙伯渊十三岁时丧父,于是他中途辍学,继承家业,继续从事刻石拓碑。孙伯渊为人和善,广交朋友,集宝斋逐渐成了苏沪一带书画家、收藏家聚集之地,而孙伯渊也在和他们的交往中不断提高自己的鉴赏和收藏能力。他谦虚好学,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在而立之年已广泛涉猎金石书画、古籍碑帖等领域,在书画碑帖的源流、时代特征、真伪精疏等鉴赏方面功力日渐成熟。他的朋友中不乏许多忘年之交,如虚白斋主人庞莱臣、过云楼主人顾麟士、阙园主人李根源、画家陆廉夫等。孙伯渊与吴湖帆、冯超然对巷而居,过从甚密,且与俞粟庐、张大千、张善孖、谢玉岑等的交往也密。吴湖帆为孙伯渊斋名所画的《石湖草堂图》可惜在文革中流失国外。张大千曾为孙伯渊作《黄山莲花峰图》,劫后余生,总算...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3
浏览次数:16
Copyright ©2019 - 2020 四川圣翰德拍卖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国·深圳·宝安中心区·宝源路F518时尚创意园15栋3层
电话: 86 028-8613 053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