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28-8613-0536
摘要:香港的富豪榜和娱乐榜上,刘銮雄绝对算得上头号猛人!过去三、四十年间,他一边“挣大钱”,给财经界制造热闻;一边“花大钱”,为娱乐圈贡献花边,长年霸占奢华与八卦的头版头条!而在收藏界,说起他的出手阔绰和慧眼胆识,基本上又只有常人羡煞的份儿了~下面,我们先从…  香港的富豪榜和娱乐榜上,刘銮雄绝对算得上头号猛人!过去三、四十年间,他一边“挣大钱”,给财经界制造热闻;一边“花大钱”,为娱乐圈贡献花边,长年霸占奢华与八卦的头版头条!而在收藏界,说起他的出手阔绰和慧眼胆识,基本上又只有常人羡煞的份儿了~下面,我们先从他赶超众人的收藏经说起吧。  把艺术品当成投资来经营  谈起艺术品投资,尽管当下不少人都很热衷,但回到上世纪70、80年代,这还是一件相当前卫和需要勇气的事情。  当然,这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看待,比如,对早已在商界练就一双敏锐眼光的刘銮雄来说,就完全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他需要的,只是跟着自己的兴趣,不停的买买买!  何来的底气和自信,让他能够不畏风险,去做那个吃螃蟹的人呢?说来简单:有钱任性!他甚至放言,要将艺术品投资,玩转到比他操控的实业地产的利润,还要多得多!  先来看看他对自己定下的各类艺术品投资的预估回报吧:瓷器最少100倍!国画10-20倍!西洋画5倍!总体随着投资年限长短而增减。  各位行家,就问“大刘”这个自我要求高不高?!  而所谓的牛人,就是曾经夸下的海...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3
浏览次数:5
摘要:清代蒋廷锡《蟠桃图》133×66.6厘米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拍品蒋廷锡(1669~1732),字扬孙、酉君,号南沙、青桐居士,江苏常熟人。康熙四十二年进士,雍正年间曾任礼部侍郎、户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等职。然而,作为一个位高权重的名臣,蒋廷锡的画名却盖过了官名。▌官声蒋廷锡出身于常熟望族,祖父蒋棻…清代蒋廷锡《蟠桃图》 133×66.6厘米  中国嘉德 2018年秋拍拍品蒋廷锡(1669~1732),字扬孙、酉君,号南沙、青桐居士,江苏常熟人。康熙四十二年进士,雍正年间曾任礼部侍郎、户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等职。然而,作为一个位高权重的名臣,蒋廷锡的画名却盖过了官名。▌官声蒋廷锡出身于常熟望族,祖父蒋棻为明崇祯朝进士,官南海知县、礼部主事。父蒋伊是康熙十二年进士,先后任广西道御史、广东粮道参议,河南按察副史提督学政。出身官宦世家的蒋廷锡,是一个有作为、富政声的官吏,“事圣祖内直二十余年。世宗朝累迁擢,明练恪谨,被恩礼始终”,是有清一代位尊权重的名臣。他才学出众,博古通今,重辑《古今图书集成》、总篡《明史》,显示出深远的学力;他又颇富诗名,他的诗 “机抒于子美而纵横出入于香山、东坡、山阴之间”,宋荦推其为“江左十五才子”。蒋廷锡因博学精敏,而颇得皇帝赏识,康熙末年充经筵讲官,与皇帝谈经论史,探讨治国大略,给皇子讲授经书史籍,也曾作过乾隆皇...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3
浏览次数:7
摘要:100年前的今天,1918年8月19日,李叔同在虎跑定慧寺披剃出家,法名“弘一”,号“演音”。此前,正在浙江第一师范任教的李叔同将一直视若珍宝的书籍字画、折扇、衣物分赠给朋友和学生,所藏金石封存于西湖西泠印社石壁上,并与其最亲近的弟子丰子恺、刘质平合影…  100年前的今天,1918年8月19 日,李叔同在虎跑定慧寺披剃出家,法名“弘一”,号“演音”。此前,正在浙江第一师范任教的李叔同将一直视若珍宝的书籍字画、折扇、衣物分赠给朋友和学生,所藏金石封存于西湖西泠印社石壁上,并与其最亲近的弟子丰子恺、刘质平合影留念,结束了他的执教生涯。至此,这位20世纪初闻名遐迩的艺术家、中国现代艺术启蒙教育的先驱者,斩断世俗情缘,从此芒鞋布衲,托钵空门。弘一法师出家时与刘质平(左)、丰子恺(右)合影  李叔同擅长的艺术活动范围极广,而他涉猎的许多艺术领域都充满了时代精神。他集诗词、音乐、话剧、书法篆刻等艺术成就于一身,是“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为中国近代的艺术界、教育界、文化界和宗教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为后人提供了嚼不尽的精神食粮。  李叔同传奇的一生里贡献了多个“第一”:他是第一个学习美术的留学生,东渡日本留学期间,李叔同创立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演出话剧《茶花女》、《黑奴吁天录》、《新蝶梦》等,其中《茶花女》是国人上演的第一部话剧。李叔同归国后,编纂了中国第一本音乐期刊《音乐小杂志》,国内...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3
浏览次数:6
摘要:被误读的梁启超及民国书法文丨朱中原(《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助理兼编辑部主任)刊于《艺术市场》杂志2019年1月号今天我们所谓的“民国热”,其实是虚幻的、模糊的,缺乏对具体人物、具体事件的具体认知。那些过早逝去或凋零的艺术家,真的就是被艺术史无情抛弃了吗?还是被我们选择性地遗忘?好在还有梁启超这样的人…被误读的梁启超及民国书法文丨朱中原(《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助理兼编辑部主任)刊于《艺术市场》杂志2019年1月号今天我们所谓的“民国热”,其实是虚幻的、模糊的,缺乏对具体人物、具体事件的具体认知。那些过早逝去或凋零的艺术家,真的就是被艺术史无情抛弃了吗?还是被我们选择性地遗忘?好在还有梁启超这样的人物在今天获得了逐渐理性的认知。“无人出其右者”很多人有一个错觉,以为梁启超的字以前不被看好,是因为水准不够;现在被看好,是因为他的政治名声和学问名声。不得不说,持此观点者不在少数。如果放在10年以前,我也是如此错觉。但10年以来,我对梁启超花了很大精力去研究,发现我当初错了。我们误读了梁启超及民国书法史,就好比误读了他本人的政治和文章一样;因为,拍卖市场和收藏界已经证实,我的论断和呼吁没有错。梁启超(1873-1929)世人皆知梁启超名声大,但究竟如何大,恐怕人们未必能真正说清。这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梁启超的问题。因为他这种旷世奇才,注定了一出世就是要被误读的。我听得最多的说法就是,梁...
发布时间: 2019 - 02 - 13
浏览次数:9
Copyright ©2019 - 2020 四川圣翰德拍卖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国·深圳·宝安中心区·宝源路F518时尚创意园15栋3层
电话: 86 028-8613 053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