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28-8613-0536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发布日期: 2019-02-13
浏览次数: 16

摘要:孙伯渊(1898~1984),苏州人,斋号石湖草堂,装裱名家,著名收藏家、鉴赏家。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收藏大家孙伯渊,1898年5月21日出生于苏州一装裱篆刻世家。其父孙念乔善于镌刻碑石,擅长鉴定碑帖,在苏州护龙街(今人民路)开设有“集宝斋”小作坊。孙伯渊十三岁时丧父,于是他中途辍学,继承家业,继续…

孙伯渊(1898~1984),苏州人,斋号石湖草堂,装裱名家,著名收藏家、鉴赏家。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孙伯渊

从小小装裱师到收藏大家

孙伯渊,1898年5月21日出生于苏州一装裱篆刻世家。其父孙念乔善于镌刻碑石,擅长鉴定碑帖,在苏州护龙街(今人民路)开设有“集宝斋”小作坊。

孙伯渊十三岁时丧父,于是他中途辍学,继承家业,继续从事刻石拓碑。孙伯渊为人和善,广交朋友,集宝斋逐渐成了苏沪一带书画家、收藏家聚集之地,而孙伯渊也在和他们的交往中不断提高自己的鉴赏和收藏能力。他谦虚好学,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在而立之年已广泛涉猎金石书画、古籍碑帖等领域,在书画碑帖的源流、时代特征、真伪精疏等鉴赏方面功力日渐成熟。

他的朋友中不乏许多忘年之交,如虚白斋主人庞莱臣、过云楼主人顾麟士、阙园主人李根源、画家陆廉夫等。孙伯渊与吴湖帆、冯超然对巷而居,过从甚密,且与俞粟庐、张大千、张善孖、谢玉岑等的交往也密。吴湖帆为孙伯渊斋名所画的《石湖草堂图》可惜在文革中流失国外。张大千曾为孙伯渊作《黄山莲花峰图》,劫后余生,总算保存了下来。

“八一三”事变,日寇侵华,时局十分危急,苏城收藏界人士惶惶不安,千方百计地以保护好文物当作救亡的神圣职责。孙伯渊在万般无奈中,只得悄然来到上海,在法租界里觅得一处住所,再将本人的藏品化整为零,冒着风险分批运到上海。好在苏州到上海路程不远,水陆都有交通,总算将卷帙浩繁的藏品完好无损地安置到了上海寓所,从此孙伯渊的后半生也就寓居于沪上。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清中期拓 周散氏盘铭文 嘉德2015秋拍 成交价184万元

此时,有不少世家后裔携带家传古籍字画来到上海避难,迫于生计变卖书画度日,其中不乏宋元古籍书画碑帖珍品、明四家巨作、四王恽吴精品。身处战乱,孙伯渊虽然也不宽余,但出于对祖国文物的热爱,见到珍贵书画碑帖不惜以重金购买,并加以珍藏,免遭兵燹之灾。孙伯渊曾强调,收藏是为了保护文物,他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

孙伯渊从20岁左右开始到将近花甲之年,用了40多年的工夫收集了从石鼓文、秦汉以来的碑刻、画像、题记、墓志、砖刻等3000余件。他的“集宝斋”所藏书画碑帖,总数可以万计,其中不乏稀世珍品,如钱舜举的《八花图卷》、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吴历的《葑溪会琴图卷》、宋拓张旭《尚书省郎官石记序》、宋拓米芾《方圆庵记》等等。

著名作家郑重先生在《海上收藏世家》一书中,对孙伯渊有这样一段介绍:“走在嵩山路上,路旁的梧桐幽森,两侧的房屋仍是旧时容貌,只是弄堂小店的各色广告掩没了旧屋的沧桑,更不要说昔日的文化氛围了。现在看来这条很不起眼的马路,当年却是令人流连忘返的书画之乡。海上两大画家吴湖帆、冯超然卷帘相望,碑帖专家、收藏家孙伯渊和他们对巷而居,经常在这里走动的还有陆廉夫、赵叔孺,他们也在附近赁屋而居。一路之隔的孙伯渊的石湖草堂,虽说是一改昔日之旧观,却还能感受到墨石的余辉……”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元 黄公望 九峰雪霁图 立轴 绢本 水墨 117.2x55.3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石湖草堂对知音

苏沪书画界、鉴赏界的朋友经常在石湖草堂和梅景书屋相聚,由于孙伯渊为人谦和坦诚,与他交往多年的朋友都视他为知己,如有新的收藏也请他共同鉴赏,他的鉴赏力和独到的见解常使朋友们信服和敬佩。

吴湖帆

孙伯渊与吴湖帆是吴中挚友,相约来沪后,孙伯渊的石湖草堂和吴湖帆的梅影书屋是只隔一条嵩山路的对门,近在咫尺,因此两人更是朝夕相处,过从甚密,共享鉴藏的喜悦。近年出版的《吴湖帆文稿》一书中,吴湖帆记有不少二位老先生的书画鉴赏轶事。

今将二人间几件鉴藏绘画轶事整理如下:

一、吴湖帆凡二十四年集成《明四大家集锦卷》,孙伯渊助其如愿。

吴湖帆此生除了收到举世闻名的黄公望《剩山图》之外,又一杰作是他用了二十四年的时间将明四大家相仿尺幅者集成了《明四大家集锦卷》。此卷最后有吴湖帆长跋曰:“明季以来,未闻有将四大家画相仿尺幅集成一卷者,余自甲戌(1934年)獲沈石田《渔隐图》,迄丁酉(1957年)获文衡山《有竹图》,先后凡廿四年,其间先收仇十洲《访梅》一帧,后遇唐六如《文会图》又有二十年之经过。最后文画以石田《峦容川色图》及陈白阳《洛阳春色图》二卷易得,亦余沉浸于画中五十年之狂举乎,戊戌(1958年)七月初秋,装成记。”

上述《明四大家集锦卷》吴湖帆经过了二十四年漫长的收藏经历,集成了尺幅相仿的明四大家成一个整卷,而且在每一幅画后面由他自己精心配置了相应名家的书诗,并在诗画前后撰写了题识,确实为明季以来所独创,故吴曰“沉浸于画中五十年之狂举”矣。这也再次说明了吴湖帆对收藏的真正执着和热爱。同样在此二十四年中,孙伯渊为了促成吴湖帆明四大家书画的合璧做了一件成人之美的好事。

二、吴湖帆持赠孙伯渊《石湖草堂图》。

丁亥(1947年)闰二月,孙伯渊在梅景书屋见到吴湖帆藏有一册程孟阳画册,与石湖草堂所藏的一册程孟阳画册大小内容相同,二位老人乃将此二画册放在一起观摩,方知此二册为原来壹大册之失散之品,为璧合原件,孙伯渊欣然将石湖草堂所藏程孟阳画册赠送于吴湖帆,以使此册珠联璧合,吴湖帆在高兴之余提笔以仿程孟阳笔法绘了一件《石湖草堂图》还赠伯渊,以报翰墨珠联之缘。从吴湖帆的题识显示,二位老人的情义则是更深一层的,此图可惜在“文革”中遗失泯灭。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吴湖帆《并蒂芙蓉图》及众题跋

三、吴湖帆为孙伯渊儿子孙堃镕结婚时作证婚人并持赠《并蒂芙蓉图》。

吴湖帆曾为孙堃镕结婚时作证婚人,并持赠《并蒂芙蓉图》一幅,虽经“文革”,尚能保留珍藏至今,实为此生之幸事也。郑逸梅对吴湖帆荷花有过专门的描述:“吴先生画荷,叶叶花花,设色运墨,有全湿时为之,有半干时为之,有全干时为之。”“其神情潜注,兀是跟不上他操作之变幻,未免有窥夫子的门墙,莫由深入夫子的堂奥之感。”

孙堃镕在是卷跋曰:“吴湖帆先生与先父交垂五十年,岁月易逝已先后物故,先生曾为先君伯渊公作《石湖草堂图》横幅一帧,余结婚时以并蒂芙蓉图见赠,惟《石湖草堂图》已于文革中失去,仅存上图,今检出装裱反复观赏,感慨不胜。”后有近代著名医师兼收藏家正衡居士陆平恕题跋,孙怡祖(孙伯渊孙)跋,吴湖帆孙吴元京跋,梅景书屋弟子、伯渊妹夫陆抑非长公子陆公望长跋。吴元京书引首“并蒂芙蓉图”,陆平恕题签。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孙伯渊旧藏宋拓本《淳化阁帖》(资料图)

张珩(葱玉)

孙伯渊经常跟后辈讲:收藏是一件十分辛苦的工作,不仅要有眼力、财力、魄力,更要有高度的道德良心。如果一味追求名利,用自己的鉴定能力和鉴赏名望欺瞒他人、巧取豪夺是万万不可的。

杨仁恺先生在他的《沐雨楼文集》中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张珩(葱玉)先生曾与杨先生谈起,40年代初,张先生和孙老同去沪上一人家观看一箱书画,其中大多为民间红白喜事对联等物,不足为观,张先生中途废然离去,唯孙老不倬烦劳,耐心埋头挑选,终于在箱底发现元代大画家钱举(舜举)《梨花鸠鸟图》一卷,此项奇迹之出现,源于坚持,而坚持又本于对文物虔诚的意志,故有“发潜龙之感觉”,并实事求是地向这户人家讲清此画是真迹,最后以数十两黄金购之。当时,求售者说孙老先生能出这么多钱是他没有想到的,从这个真实的故事可以看出孙伯渊收藏以德为先的理念。由于他待人心诚,求售者陆续不断,盈客满堂,为丰富自己的收藏打开了通途。 此画后来辗转到了美国的辛辛那提美术馆。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赵孟頫跋钱舜举《八花图》卷(局部),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陆抑非

1930年,陆抑非因父母工作原因,跟随父母从常熟到上海,先后担任过煤炭洋行会计、花边洋行绘图员,后在同德医学院教务处做过职员。工作之余亦粥画补贴家用,为“笺扇庄“画册页和扇面。初到上海的十年中,有两件事成为他艺术上的转折点,这两件事都与孙伯渊有关。

一,1934年,陆抑非与孙伯渊的妹妹孙淑渊喜结连理。结婚后,在内兄孙伯渊的石湖草堂得以饱览大量古代绘画名迹,并且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临摹,眼光和手头功夫都得到了迅速提升。

二,1937 年的下半年,经孙伯渊介绍,陆抑非拜在海上画坛领袖吴湖帆“梅景书屋”门下,在吴师的指点下,成为一位既擅花鸟又工山水的名家。他的名字陆一飞也由吴湖帆改为“陆抑非”,之后便以此名行世。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1941年 2 月 18 日,梅景书屋师生合影(左四陆抑非)

上世纪40年代起,陆抑非与江寒汀、张大壮、唐云并称海上花鸟画“四大花旦”,又与陆维钊、陆俨少并称“三陆”。1959年,陆抑非来到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任教,老校长潘天寿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盼你盼得望眼欲穿啊!

独一无二的捐赠

孙伯渊的藏品大部分已捐赠给国家和地方博物馆,最著名的当数捐赠上海博物馆的3920件碑帖拓本(50年代)。上海博物馆原副馆长汪庆正先生说:我到过国内外某些图书馆、博物馆及大学图书馆,像孙伯渊先生所藏体系如此完整,装裱如此整齐划一,十分容易提看的整套石刻拓本,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北宋建阳景福院罗汉会斋牒,纸本 手卷,38*750cm,孙伯渊旧藏

其它捐赠还有:

将颜真卿多宝塔、欧阳询皇甫君碑、李北海岳麓寺碑等宋拓法帖10种捐献给北京故宫博物院;

将高攀龙书札卷捐献给苏南文管会(现由南京博物院收藏);

将书画文献资料捐献给南京博物院;

宋拓张长史郎官石记、宋拓米芾方园菴记、宋刊竹友集、吴历葑溪会禽图卷等碑帖、书画23种捐献给上海博物馆。


孙伯渊:从小小装裱师到大收藏家

清 吴历 葑溪会琴图卷 纸本墨笔 40x136.2cm 上海博物馆藏

他还为国内文物单位鉴定过大批书画文物。

1980年10月29日 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举行“孙伯渊、戚叔玉、沈云鹏、项隆周、沈受真捐献文物授奖会”,由市文管会主任张承宗颁发奖状。

1984年8月8日,孙伯渊去世,享年86岁。

参考资料:

孙怡祖《孙伯渊与吴湖帆书画鉴藏的几件轶事》

孙翼《以德为先》

郑重《海上收藏世家》

王连起《访美看画纪闻:谈古书画中的双包案》

其它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9 - 09 - 18
清雍正 炉钧釉铺首耳长颈瓶 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藏清雍正 炉钧釉铺首耳长颈瓶 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藏乾隆时的窑变流动不如雍正时流利,釉中窑变纹颜色泛蓝。清乾隆 炉钧釉贯耳方瓶  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藏清乾隆 炉钧釉梅瓶  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藏清乾隆 炉钧釉胆瓶  曼彻斯特艺术博物馆藏清乾隆 炉钧釉瓶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到嘉庆时流得更不畅,色蓝。道光后不再是自然窑变,而是用紫笔画上去的一个个比小米粒略大的圈圈。炉钧釉狮子戏球摆件炉钧釉碗炉钧釉玉壶春瓶工艺 | 流淌的釉色炉钧釉烧成分为两步,先是高温烧成素胎,然后以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色釉吹在胎上,低温二次烧成。炉钧釉胆瓶炉钧釉以铜、钴等元素为呈色剂,釉呈红、蓝、绿、紫、青...
2019 - 09 - 06
摘要:扇子是引风用品,夏令必备之物。中国传统扇文化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集成部分,它与竹文化、道教文化、儒家文化有着密切关系。· END ·
2019 - 09 - 04
俗话说得好,“家中无字画,必是俗人家。”中国人喜欢在家里悬挂或者收藏一幅画,更多的是文化带来的享受。一幅书画,给家庭提供了文化的支撑、源远传承的文化背景和文化底蕴,让我们成为精神生活的“富翁”!真乃人生一大雅事、幸事!   【李嘉诚办公室悬挂清代儒将左宗棠题诗】 据艺术品市场大数据分析,目前不少投资都游向了艺术品收藏市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资书画,而且近几年在全国各地掀起一股书画“收藏热“,书画市场前景一路走俏! 【曾梵志的麦田群鸡图】作为书画收藏家,既要会收,也要会藏。收的是民族艺术的精华,藏的是永恒不朽的审美价值。在发掘有价值的书画作品时,一定要遵循收藏的两个首要概念:一是消费文化,提高自己精神层面的文化价值;二是保值增值的投资价值。而有继承、有创新的作品,才是真正有消费文化和投资价值的艺术品。 【保利春季拍卖会现场】其次,保...
2019 - 08 - 15
摘要:7月26日上映的《哪吒》成7月电影的黑马,上映1小时29分,票房即破亿,创动画电影最快破亿纪录;单日票房破两亿,打破国产动画单日票房纪录;公映第3日,首周票房即刷新动画电影首周票房新纪录。截至昨天上午10点,《哪吒》票房已破37亿。这部魔性动漫。第一次看到动漫这么深邃又认真讲一个儒释道三合一的中国式故事。编剧是个道家文化的爱好者,有最多道的隐喻:在道,太极两仪的世界,黑与白之间是混沌的灰色地带,善与恶可以随时瞬间转移。在释,明心见性,永远保持对俗世的悲悯。在儒,仰望星空,各种责任与担当。明明套路,却玩出新意思,执行起来全不露痕迹。中国新一代动漫风格日趋成熟。在中国动画沉寂许久之后,特别需要良心国漫来洗眼。跟着电影又哭又笑,个体情绪得到极大释放。这部电影为何受到人们的疯狂追捧?只因一个字“燃”。太多的人,从哪吒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非主流、反传统、面容丑……没错,这些都是新版哪吒的缺点...
Copyright ©2019 - 2020 四川圣翰德拍卖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国·深圳·宝安中心区·宝源路F518时尚创意园15栋3层
电话: 86 028-8613 053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